著名诗人贺敬之评述毛泽东诗词时曾这样说:“毛泽东诗词以其前无古人的崇高优美的革命感情、遒劲伟美的创造力量、超越奇美的艺术思想、豪华精美的韵调辞采,形成了中国悠久的诗史上风格绝殊的新形态的诗美,这种瑰奇的诗美熔铸了毛泽东的思想和实践、人格和个性。”

今天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毛主席诗词中对冬天的描述,那么壮丽,那么美!与大家共享!

沁园春·雪

北国风光,

千里冰封,万里雪飘。

望长城内外,惟余莽莽;

大河上下,顿失滔滔。

山舞银蛇,原驰蜡象,

欲与天公试比高。

须晴日,

看红装素裹,分外妖娆。

江山如此多娇,

引无数英雄竞折腰。

惜秦皇汉武,略输文采;

唐宗宋祖,稍逊风骚。

一代天骄,成吉思汗,

只识弯弓射大雕。

俱往矣,

数风流人物,还看今朝。

《沁园春·雪》一直是脍炙人口的佳作,每次读来都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,看到那个指点江山的伟人,沉醉于那份豪迈的风格、磅礴的气势。

词因雪而得、以雪冠名,却并非为雪所作,而是在借雪言志。它隐藏了太多的秘密,包纳着无尽的玄机。

卜算子·咏梅

风雨送春归,飞雪迎春到。

已是悬崖百丈冰,犹有花枝俏。

俏也不争春,只把春来报。

待到山花烂漫时,她在丛中笑。

哪怕悬崖峭壁上结下百丈冰棱,面对如此盛大寒冷的冬景,梅花仍然一支独秀,傲然挺拔。

一首咏梅诗力扫过去文人那种哀怨、颓唐、隐逸之气,创出一种新的景观与新的气象,令人叹为观止,心服口服。

减字木兰花·广昌路上

漫天皆白,

雪里行军情更迫。

头上高山,

风卷红旗过大关。

此行何处?

赣江风雪迷漫处。

命令昨颁,

十万工农下吉安。

整个天空成银白色,一场大雪洋洋洒洒。不言而喻,地上也是一片银白色的世界。即使在这种恶劣情况下,红军指战员仍行军不止,只是心情因此而显得更为迫不及待,斗志更加昂扬。

一个“卷”字形象地表现出风力之猛烈,红军之倔强;一个“过”字,含义丰富,且有气势;一个“下”字,写尽红军势不可挡,犹如江河奔腾而下,很有鼓舞力量。

念奴娇·昆仑

横空出世,莽昆仑,阅尽人间春色。

飞起玉龙三百万,搅得周天寒彻。

夏日消溶,江河横溢,人或为鱼鳖。

千秋功罪,谁人曾与评说?

而今我谓昆仑:不要这高,不要这多雪。

安得倚天抽宝剑,把汝裁为三截?

一截遗欧,一截赠美,一截还东国。

莽莽昆仑山,已看遍人世间的春秋风云。雪山般的身躯飞舞起千百万冰凌,满天被搅得寒入骨髓。

诗人的胸怀在这首诗中不仅仅是容纳了祖国河山,而且容纳了整个人类世界,气魄之大仅祖国山川已不能容纳,它必向外奔溢,穷尽八荒,涵盖环宇。

如梦令·元旦

宁化、清流、归化,

路隘林深苔滑。

今日向何方,

直指武夷山下。

山下山下,

风展红旗如画。

此诗虽写于冬天的行军,但给人有如沐春风,如享春雨的感觉,毫无冬日的萧索和寒冷。

整个意境凉爽、轻灵、洁净、开阔。诗中“风展红旗”般的大气使人深受鼓舞,力量倍增。

忆秦娥·娄山关

西风烈,

长空雁叫霜晨月。

霜晨月,

马蹄声碎,

喇叭声咽。

雄关漫道真如铁,

而今迈步从头越。

从头越,

苍山如海,

残阳如血。

长空浩大无涯,大雁鸣声哀凉清幽,凄婉悠长的景致出现了, 顿生回肠荡气之感,更增添几分冷峻与悲壮。

字篇幅虽短,但雄奇悲壮,气势如虹,寥寥数笔,“份量”很重,像一幅出自大师手笔的简笔画,笔简而意无穷,勾勒出一幅雄浑壮阔的冬夜行军图。

七律·冬云

雪压冬云白絮飞,万花纷谢一时稀。

高天滚滚寒流急,大地微微暖气吹。

独有英雄驱虎豹,更无豪杰怕熊罴。

梅花欢喜漫天雪,冻死苍蝇未足奇。

肃杀茫茫之冬景直入眼帘,大雪横飞,乌云滚滚,万紫千红都已凋零。虽是客观描写,却带有强烈的象征意味——反动派暂时不可一世。

冬天湍急的寒流终会过去,冬天并非“穷阴杀节,急景雕年”。最寒冷的时刻,也正是阳气初萌的时刻。犹如英国浪漫主义诗人雪莱所说:“冬天来了,春天还会远吗?

五律·张冠道中

朝雾弥琼宇,征马嘶北风。

露湿尘难染,霜笼鸦不惊。

戎衣犹铁甲,须眉等银冰。

踟蹰张冠道,恍若塞上行。

雾气弥漫,北风萧萧,偶尔传来马的阵阵嘶鸣,给人以苍凉宏大之感。将士们的军服因沾露水而结冰,犹如铁甲,眉毛被霜冻,就像银冰。这样的比喻是何等的大气,何等的雄壮!

诗人将士们不畏恶劣天气、不惧路途艰险的昂扬斗志展现的淋漓尽致,真乃神来之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