段龛童年的时候,家里的营帐旁边,住着一位姓慕容的叔叔,很和气,也很威武,骑马射箭都是一等一的好手。按理说,这个姓氏是自家的世仇,但是伯伯和父亲却对这位慕容叔叔非常客气。

长大一些之后,段龛才知道,这位叔叔名叫慕容翰,是当时慕容鲜卑单于的亲哥哥,因为足智多谋,而且擅长带兵,被单于弟弟所忌恨,所以在弟弟继位以后,单骑叛逃到段部,做了一个闲散的幕僚。

后来段部衰落,慕容叔叔还是回国了,据说是他的单于弟弟后悔当年对他的逼迫,两兄弟冰释前嫌,他得以回去继续为国效力。尽管慕容氏的强大对段氏不利,但作为小时候对自己很好的熟人,段龛心里还是有一丝为慕容叔叔高兴的。

然而又过了几年,有消息传来,慕容叔叔最终还是被自己的单于弟弟赐死了。虽然燕国公布的明面原因,是因为他称病却在家里练习骑术,必然是想作乱,但段龛此时已经开始在权力场中摸爬滚打,他自然看得出来,慕容叔叔身死的真正原因是什么。

身为皇族,他威胁到单于的地位了。

有过这种经历的段龛,对于兄弟之间的情谊,有着天然的怀疑。身在王侯之家,兄弟并不代表亲情,相反,它代表的是争斗。

现在,段龛站到了当年慕容翰弟弟的位置,他同样有个智勇双全、名声极佳的兄弟,让他不得不时刻防范。此刻大敌当前,这个兄弟居然提出要独自带上主力部队,单独出去行动,这必然是不能被允许的,如果弟弟愚钝,还能放他独自领军,但既然弟弟聪明,那就只能把他按在自己眼皮底下,牢牢看管起来了。

所以,段龛第一时间就否定了段罴的提议。

段罴的不够聪明之处,此时体现了出来:在首领已经态度明确的拒绝之后,他依然坚持己见,不断的跑到段龛面前进言,坚决的请求让自己带兵出城。

这就很让人怀疑了。

部族里面,人人都知道段罴聪明,这么一个聪明人,却连最基本的人臣之道都忘记了,冒着激怒首领的风险,也要三番五次的要求出兵,而且出兵的结果还是去送死。一个聪明人突然干出这么奇怪的事,你会不会对他的动机起疑心?

段龛反正是起疑心了。

小时候就见识过兄弟阋墙的段龛,对这种事情的戒心一直巨大无比。而且吸取了慕容氏兄弟的教训之后,他的行动要狠辣果决得多——当年的慕容翰还能够从部族里逃跑,在外面游荡了几十年,如今的段龛可不会犯这个错误。

他直接斩了弟弟段罴,将可能的威胁彻底掐灭。

不过,段罴虽然意图可疑,但他的建议还是有道理的,守城战从来不是闭门不出,敢进攻才可能守得住,段龛生在军人世家,砍人就是他的专业,这个军中常理他当然也懂。于是在杀了段罴之后,段龛亲自领军三万,出城一百多里,去迎战慕容恪。

很多时候,做事的方法不是问题,问题是谁来做。领兵这种事,段罴做不得,只能段龛亲自出马才行。人真的是很复杂的物种。

只不过,现在才去阻击,稍微晚了那么一点点。

如果是刚收到燕军来攻的消息就出兵的话,段氏可以稳稳当当的在黄河边上摆好阵势,把燕军拦在黄河对岸。倚水防守,优势是巨大的,进攻方渡河的时候太脆弱,很容易会被防守方趁虚而入。

但那时候段龛没空,他正忙着搞定自己的弟弟。现在家里边收拾干净了,但燕军也已经渡过黄河了。

有一点点可惜,但段龛觉得,问题不大。

这几年天下大乱,他趁机埋头发展,而且找到了东晋这个庞然大物做靠山,此时已经颇为强盛。燕国虽然可怕,但来的只是一支军队,他以全部兵力应战,未必就会输。

其实对于能否搞定他,燕皇慕容儁也没什么信心,他派慕容恪出征之时,曾经耳提面命,传授谆谆教诲:“段龛正是强大的时候,如果难以拿下,可以大军转向,拿下占据野王的吕护。”

慕容儁也是个很有意思的人,当上了皇帝仍然不改屌丝本色,明明是去教训侮辱自己的段龛,但部队出门之前,他又算计着如果段龛不好对付,那打点别的秋风回来,也是可以的,总之不能走空,既然投入了,就一定要有产出。

不过,他有点多虑了,因为他的领军大将,可是慕容恪。

段龛带着三万大军气势汹汹而来,准备在自己的主场上跟慕容恪狠狠的打上几场,一决高下。可惜目标没能实现,只打了一次,他就获得了慕容恪亲自赠送的大礼包:一场异常惨烈的大败,投降的士卒就有几千人。

幸好段龛跑得快,看到势头不对,就立马掉转马头,跑回了广固城里,关上城门固守。

于是燕军一路顺风的开到了广固城下,把城池团团围了起来。

形势一片大好,看起来只要趁段龛魂不守舍之际,发动攻城战,要不了几天就可以攻破了。不过,这时候慕容恪却出人意料的停了下来,只围城,不攻城。

面对前来请战的手下将领们,慕容恪解释了自己的行为:

“如果动用精锐攻城的话,很快就可以攻下来了,但是士兵们的伤亡一定也很大。自从进入中原以来,士兵们一直在打仗,连短暂的休整也没有,想起来我就夜不能寐,怎么能轻易的让大家去死。”

慷慨激昂,仁心厚道,尽显爱兵如子的名将风采!

不过,之前进攻冉闵的时候,他可不是这么做的。

那一次,他用铁链把五千精锐士兵锁起来,把他们变成无法移动的肉盾,用部下的血肉来消耗掉冉闵天下无双的进攻力,残忍无情的程度,堪称毫无人性,怎么现在突然就转性了,变得这么的仁义?

归根结底,慕容恪是好名的,而且还是当代揣摩人心的大师,他的举动,总能让人甘心为他赴死,顺便还留下大好的名声。

比如这番话传出去以后,军队人人感动,士兵们迸发出了巨大的执行力,几天之内就在城下挖出了壕沟,筑起了高墙,把广固围得死死的,看得城内的段龛胆战心惊。

燕军甚至已经在外面屯田开荒了,看这个架势,他们是打算把这里围到地老天荒,固守等他们退兵是行不通的了,只能召唤外面的援兵进来。

援兵有两个。

一个是段龛的其它势力。在慕容恪来之前,段龛已经基本拿下了山东半岛,在广固城外,还有许多的城池是姓段的,哪怕他们就在外面打游击战,给燕军捣个乱,也能极大的减缓广固城内的压力。

不过,这些城池已经被慕容恪搞定了,用的不是军队,而是他之前发表的那番充满爱的讲话。

把这番话大力传播之后,慕容恪派出了自己的招抚队,向段龛辖境内的各个城池发出饱含诚意的招降,无往而不利,招抚队走到哪儿,哪儿就降。

甚至广固城下的本地百姓,也都争相给燕军送粮食。

这个援兵靠不住了。

不要紧,还有第二个援兵。

段龛是向东晋称臣的,还得到过东晋的正式封爵,他是东晋的镇北将军、齐公,在这种危机关头,当然要向东家大声喊救命,打狗也要看主人乐不乐意。

于是,他向建康派出了求援使者,请晋廷赶紧派兵过来。山东地面现在至少名义上还是姓晋的,要是不派兵的话,这里马上就要改姓燕了。

东晋的反应很快,立即就做出了反应:

晋廷在第一时间展示了自己是如何的不靠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