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汉权臣霍光,权势滔天,敢于废立皇帝,在服饰变革中却是一位有力的推手。

常见的服饰中,裤子是最基本的存在,然而裤子并非只是我们现在见到的样子。早期的人们,为了便溺的需要,常常穿开档的裙子;先秦时期,更确地说是赵武灵王实行“胡服骑射”后,中原才得以穿上了有裆的裤子;当时,有裆的裤子并不叫做裤,直到汉昭帝时,在霍光的推动下,他才有了自己的名分“裤”。

大家都知道,霍光是大司马霍去病的异母弟弟。得霍去病帮助,霍光进入仕途为官。霍去病去世后,霍光侍奉汉武帝左右。这一呆就是二十多年,期间他谨小慎微,才堪其用,深得汉武的赏识。后元二年(前87年),汉武帝在弥留之际立刘弗陵为太子,并托孤霍光。自此,霍光成为汉昭帝刘弗陵的辅命大臣,与车骑将军金日磾、左将军上官桀、御史大夫桑弘羊等人一道共同辅佐幼主。

同为辅命大臣,除了辅佐幼主之外,其内部也有扯不清的联系。霍光的两个女儿分别嫁给了上官桀、金日磾的儿子,其中长女嫁给上官桀之子上官安,并生女上官氏。尽管有联姻关系,可一旦涉及政治,一切都变得不可捉摸起来。首先,上官安本打算让年仅六岁的上官氏嫁给汉昭帝做皇后,却遭到了霍光的反对;其次,上官桀家族亲戚要封官,也被霍光一一否决。实际上霍光已经走向了专权的道路。最后,上官桀眼看自己的算盘一一落空,便图谋发动政变杀霍光,废黜昭帝,另立燕王为帝。很显然,这计划并没有成功,但经此事之后霍光成为汉昭帝的专宠,大权独揽,成为朝野最大掌权者。

上官一家被族灭后,只有上官小皇后得以幸免。这小皇后是上官安的女儿,论及辈分也是霍光的外孙女。上官小皇后自然就成了外祖父霍光揽权的工具。为了让汉昭帝专宠上官皇后并生下龙种,一方面,霍光以汉昭帝龙体欠安为托词,严禁与妃嫔同房;另一方面,命令宫人们穿上缝制严密的内衣内裤,只让昭帝只能与上官皇后一人同寝。

据《汉书·外戚传》载:“虽宫人使令皆为穷绔,多其带。”穷绔就是有前后裆的裤子。东汉经学家服虔后来注释道“穷绔有前后当〔裆〕,不得交通也。”有裆与否本是形式,在霍光专权的逻辑里,却成立皇后能否诞下龙嗣的关键。

霍光的做法本无意于服饰变革,却将宫廷服饰推向了另一种形式,从此裆裤成为宫廷女子的主流,并很快在宫外传播开来。从此以后,人们开始把有裆的裤叫做“裤”。有裆裤的出现为后世裤子的演变奠定了基础。

霍光机关算尽,最终还是没能改变历史的宿命。上官皇后肚子很不争气,到汉昭帝病死后,仍未能生下一儿半女。如意算盘落空后,霍光转为走向了一条废除昌邑王、改立汉宣帝的另类道路。

参考资料:《汉书》、黄现璠《古书解读初探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