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魏是我国南北朝时期非常强大的一个政权,稳固统一北方百余年,是南朝面临的巨大压力。

不过,到了北魏后期,已经出现了严重的内乱,经常有起兵反叛的势力,州郡长官的压力非常大。

沃野镇人破六韩拔陵是其中非常强大的一个叛乱势力,拥兵数十万,把夏州围了个水泄不通。

此时的夏州刺史是源子雍,这人不简单,他祖上是南凉王族,祖父秃发破羌在南凉灭亡后,投奔北魏,被皇帝赐姓源,最终官至陇西王、太尉,成为北魏新贵,源子雍自然也得到非常好的教育,很善于笼络人心,出仕后从秘书郎干起,先后担任太子舍人、凉州中正、奉车都尉、太中大夫、司徒司马、恒农郡太守等职务,可谓是朝廷地方都得到了很好的锻炼,接下来就是夏州刺史。

源子雍在重重包围之下,选择坚守夏州,但城中的粮食很快就所剩无几,将士和居民们只能煮马皮来吃。

虽然由于源子雍平时善待下属,人人都很团结,没有要逃离或叛变的迹象,但他觉得饿着肚子抵抗不是办法,决定自己带人出去寻找粮食,留下儿子源延伯和将士们据守夏州。

源子雍的部下觉得太危险,劝谏他道:“今天下分崩离析,寇贼万重,四方音信,莫不断绝。俄顷之间,变在不意,何宜父子如此分张?未若弃城俱去,更展规略。”

部下们担心源子雍一去不回,想着跟他一起弃城离开,再做其他打算。源子雍不同意,他哭着对大家说道:“吾世荷国恩,早受藩寄,此是吾死地,更欲何求!然守御以来,岁月不浅,所患乏粮,不得制胜。吾今向东州,得数月之食,还与诸人保全必矣。”

源子雍认为,他应该以死报国,但现在只是缺粮食,如果能找到几个月的粮食,所有人都可以活下来。

于是,源子雍就带着一些老弱病残的军士,前往东夏州运粮,源延伯和将士们哭着送出城外,非常担心他们的安全。

源子雍出发没几天,就遭到朔方胡帅曹阿各拔的攻击,由于力量对比悬殊,源子雍被俘。

源子雍没有气馁,他想办法秘密派人送信到夏州,告诉城内的将士和居民们:“大军在近,努力围守,必令诸人福流苗裔。”

鼓励大家坚守之后,源子雍又单独给儿子源延伯一封信,要求他一定要把夏州守住。

但源子雍被俘的消息还是让夏州上下人心动荡,源延伯看出了苗头,召集大家说道:“吾父吉凶不可知,方寸焦烂。但奉命守城,所为者重,不敢以私害公。诸君幸得此心!”

源延伯也学到了父亲源子雍的精髓,他主张大家团结一致守城,赢得了人心,士气再次高昂。

源子雍虽然被囚禁起来,但胡帅曹阿各拔等人见他谈吐不凡,对他还是非常客气的。

源子雍抓住机会,多次劝说曹阿各拔投降北魏,曹阿各拔心动了,但没来得及行动就去世了。

曹阿各拔死后,他的弟弟桑生统领了这支队伍,在源子雍的劝说下,桑生决定投降北魏。

源子雍逃脱后,立即去拜见北海王、大行台元颢,表示自己有办法消灭破六韩拔陵等人的反叛。

元颢就给了源子雍一部分兵马,让他作为前军先进发。当时东夏州全境都反叛了,叛军们聚集在这里,声势浩大。

http://product.dangdang.com/25275617.html源子雍没有畏惧,他率军与叛军作战,几个月里打了数十场战斗,消灭无数叛军,平定了东夏州。

接着,源子雍在东夏州征收赋税和粮食,然后把物资运回夏州,夏州和东夏州的局势逐渐平息下来。

悦史君点评:源子雍在叛军压境之际,没有崩溃也没有贸然行动,而是突破一个又一个险境,最终成就了自己的辉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