纳兰性德(1655年-1685年),叶赫那拉氏,字容若,满洲正黄旗人,清朝著名词人,有满清第一才子的称誉。王国维更是称赞他“ 北宋以来,一人而已”。

纳兰词以“真”取胜:写景逼真传神。词风“清丽婉约,哀感顽艳,格高韵远,独具特色“。著有《通志堂集》、《侧帽集》、《饮水词》等。

纳兰词里的冬天,最适宜在凛冽的冬日里沏一壶热茶,细细品读。指间的暖,词中的凉,恰如人世的喜怒哀乐在时光中流淌。

长相思

山一程,水一程,

身向榆关那畔行。夜深千帐灯。

风一更,雪一更,

聒碎乡心梦不成。故园无此声。

【赏析】

天涯羁旅最易引起共鸣的是那“山一程,水一程”的身泊异乡、梦回家园的意境,信手拈来不显雕琢,王国维曾评:“容若词自然真切。”

这首词以白描手法,朴素自然的语言,表现出真切的情感,是很为前人称道的。

词人在写景中寄寓了思乡的情怀。格调清淡朴素,自然雅致,直抒胸臆,毫无雕琢痕迹。

临江仙·寒柳

飞絮飞花何处是?层冰积雪摧残。

疏疏一树五更寒。

爱他明月好,憔悴也相关。

最是繁丝摇落后,转教人忆春山。

湔裙梦断续应难。

西风多少恨,吹不散眉弯。

【赏析】

在“层冰积雪摧残”、“爱他明月好,憔悴也相关”等句刻画出那婀娜杨柳的“寒意”之外,词人更着重“摧残”、“憔悴”、“梦断”、“西风多少恨,吹不散眉弯”的情感的抒写,亦将他复杂凄咽的内心感受特别深曲又特别准确地传递出来。

写寒柳而字里含情,弦外有音,此之谓“言之有物”。

浣溪沙

残雪凝辉冷画屏,落梅横笛已三更。

更无人处月胧明。

我是人间惆怅客,知君何事泪纵横。

断肠声里忆平生。

【赏析】

上阕通过 “残雪”、“凝辉”、“落梅”、“三更”、“月胧明”等字句,营造出了一种既清且冷,既孤且单的意境,大有屈原“世人皆醉我独醒”的孤独感,而这种感觉大抵只能给人带来痛苦和茫然。

接着他便抛出“我是人间惆怅客,知君何事泪纵横”的问句,这是容若因笛曲起意,自伤身世的哀叹。闭上眼睛仿佛依然能看到容若在那一片断肠声里,落泪伤神。

菩萨蛮·朔风吹散三更雪

朔风吹散三更雪,倩魂犹恋桃花月。

梦好莫催醒,由他好处行。

无端听画角,枕畔红冰薄。

塞马一声嘶,残星拂大旗。

【赏析】

梦醒时,连同画角、塞马、残星、大旗,把塞外寒夜中军旅生活描绘得格外悲凉寂寞,与词的上片写梦回故里时的缠绵格调形成鲜明的对比。

采桑子·非关癖爱轻模样

非关癖爱轻模样,冷处偏佳。

别有根芽,不是人间富贵花。

谢娘别后谁能惜,飘泊天涯。

寒月悲笳,万里西风瀚海沙。

【赏析】

雪花与俗世繁花不同,不是人间富贵花。它自有风骨,另有一种根与芽,特别经得起严寒酷冷 。

谢道韫的咏絮之才,后世已得不到怜惜。有才华的人,亦得到天涯漂泊。眼下,瀚海孤城,西风万里,只有寒月悲笳,为述说衷情。

人和事,虽古今有别,但又因雪花,将界限打通。故此,歌词所说别有根芽,冷处偏佳,也就成为作者自身的写照。

菩萨蛮·白日惊飚冬已半

白日惊飚冬已半,解鞍正值昏鸦乱。

冰合大河流,茫茫一片愁。

烧痕空极望,鼓角高城上。

明日近长安,客心愁未阑。

【赏析】

狂风卷折的冬日,归途昏鸦飞乱了天边的云霞,词人解鞍少驻初程。画面壮丽而又消沉,让人生出欲说难言的怅惘。

“冰合大河流,茫茫一片愁”两句,又更增添了眼前冬景的壮阔,有种“长河落日圆”的雄阔壮丽。

全词写景皆是昏暗凄然,景中含情,然景致壮阔处又别有一番风度。语句含悲,语调凄楚,字里行间萦绕着百转柔情,诉尽了词人真实的内心感受。

《眼儿媚·咏梅》

莫把琼花比澹妆,谁似白霓裳。

别样清幽,自然标格,莫近东墙。

冰肌玉骨天分付,兼付与凄凉。

可怜遥夜,冷烟和月,疏影横窗。

【赏析】

情到深处情转薄,纳兰才有"莫近东墙"之说。他不爱春天里的万紫千红,却独爱严冬里在烟雾和冷月笼罩下的梅花。

弱水三千,只取一瓢饮,这枝梅在纳兰心中独一无二。借梅花写人是纳兰的真意。冰肌玉骨是写人,别样清幽也是写人。

纳兰夜夜面对梅的"冷烟和月,疏影横窗"。睹物思人,在寂静的夜空,遥望明月,纳兰嗅着梅的清香,度过漫漫长夜,他一夜无眠。

这首词中多化用前人的诗词,但妙笔天成,神韵自出,浑然无痕,另成意境。

临江仙·带得些儿前夜雪

带得些儿前夜雪,冻云一树垂垂。

东风回首不胜悲,叶干丝未尽,

未死只颦眉。

可忆红泥亭子外,纤腰舞困因谁。

如今寂寞待人归,明年依旧绿,

知否系斑骓。

【赏析】

寒冬的杨柳,带着前夜的雪花,在冻云中垂下一条条柳丝。回首春天美好情景,心中悲不堪言。叶已干枯,但柳丝未尽,未死的枝条如皱着的眉头。

忆过去的美好时光,眼前浮现出爱妻的细腰如柳。然而如今只有他自己寂寞地空等待。明年杨柳依旧会绿,但是还有“斑骓”会系在上面吗?

这首词表达了作者对亡妻刻骨铭心的思念。

浣溪沙·十八年来堕世间

十八年来堕世间,吹花嚼蕊弄冰弦。

多情情寄阿谁边。

紫玉钗斜灯影背,红绵粉冷枕函偏。

相看好处却无言。

【赏析】

首句“堕”字。表现心理状态,第二句中“弄”也如此。下片“冷”,生动地写出端坐之久。“多情情寄阿谁边”的发问在下片中得到了最好的回答。

究竟“十八年”来“堕”世间,是福是祸,怕是很难说清,据“相看好处却无言”可知:怕是福更多。

由此可看出,主人公的早熟,对人世间尘世作“堕”的看法,也由玉人的到来而竟“无言”,可谓尘世间事事事难料,更何况短暂人生。

忆桃源慢·斜倚熏笼

斜倚熏笼,隔帘寒彻,

彻夜寒如水。

离魂何处,一片月明千里。

两地凄凉,多少恨,

分付药炉烟细。

近来情绪,非关病酒,

如何拥鼻长如醉。

转寻思不如睡也,看到夜深怎睡。

几年消息浮沉,把朱颜顿成憔悴。

纸窗淅沥,寒到个人衾被。

篆字香消灯灺冷,不算凄凉滋味。

加餐千万,寄声珍重,而今始会当日意。

早催人一更更漏,残雪月华满地。

【赏析】

词中一面摹画塞上苦寒,彻夜无眠的况味,一面义抒思念之怀。凄冷、孤清、幽怨、伤感之至。其反复刻画塞上寒夜,相思情怀,景情互衬,极尽缠绵屈曲,婉转深挚。

----- -----

对于人生,纳兰多愁善感;

对于朋友,纳兰肝胆相照;

对于亡妻,纳兰则是至死不忘,铭心刻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