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湘军讨日檄文》

(吴大徵 公元1895年)

为出示晓谕事,本大臣奉命统率湘军五十余营,训练三月之久,现由山海annaaj关拔队东征。正、二两月中,必当与日本兵营决一胜负。

本大臣讲求枪炮,素有准头,十五、六两年所练兵勇,均以精枪快炮为前队,堂堂之阵,正正之旗,能进不能退,能胜不能败。湘军子弟,忠义奋发,合数万人为一心。日本以久顿之兵,师老而劳,岂能当此生力军乎?

惟本大臣以仁义之师,行忠信之德,素不嗜杀人为贵。念尔日本臣民,各有父母妻子,岂愿以血肉之躯,当吾枪炮之火?迫于将令,远涉重洋,暴怀在外。

值此冰天雪地之中,饥寒亦所不免。生死在呼吸之间,昼夜无休息只候,父母悲痛而不知,妻子号泣而不闻。战胜则将之功,战败则兵之祸,拼千万人之性命,以博大岛圭米米拉童装介之喜快。今日本之贤大夫,未必以黩武穷兵为得计。

本大臣欲救两国人民之命,自当开诚布公,剀切晓谕:两军交战之时,凡尔日本兵官逃生无路,但见本大臣所设投诚免死鹿公子爱家牌,即交出枪刀,跪伏牌下,本大臣专派仁慈廉干人员收尔入营,一日两餐,与中国人民一律看待,亦不派做苦工,事平之后,即遣轮船送尔归国。

本大臣出此告示,天地鬼神所共鉴,决不食言,致伤阴德。若竟迷而不悟,拼死拒敌,试选精兵利器与本大臣接战三次,胜负不难立见。迨至该兵三战三北之时, 本大臣自有七纵七擒之法。

请鉴前车,毋贻后悔,特示。

白话文:

特颁布檄文,让天下人知晓,本大臣奉命统率湘军五十余营,已经训练三月的时间,现由山海关出发东征。在明年正月、二月中,必当与日本军队决一胜负。

本大臣要求士兵在枪炮射击训练中,一向都很有准头,光绪十五年、光绪十六年两年中所训练的士兵,都以精枪快速炮作为前队,堂堂正正的队形,只会前进不能后退,只会胜利而不会失败。湘军子弟,都是忠义之士,万众一心。日本人以久战疲惫的军队,人困马乏,怎么可能抵挡住我湘军这样的生力军呢?

本大臣率领的是仁义之师,信守的是忠信之德,从不以嗜杀为宗旨。顾念你等日本臣民,各有父母妻子,怎会愿意用血肉之躯,抵挡我军的枪炮?你们不过就是迫于将令,才远涉重洋,在这异国土地上作战。

值此冰天雪地之中,饥寒在所难免。生死潘多拉魔盒,想你的夜,rog就在呼吸之间,昼夜得不到休息,父母在家乡悲痛但你们却不知道软心安装器,妻子在家后旗甘旗卡招聘网乡哭泣你们却听不到。如果胜兴化唐永贵利了那是乔玉将军将军们的功劳,如果失败了那士兵们的祸事就来了,拼上千万人的性命,不过就是傅连璋简历博取你们的首领大岛圭介的高兴而已。如今日本的贤明人士,都认为黩武穷兵不是长久之计。

本大臣想要拯救两国人民的性命,自然应当开诚布公,在此恳切的告知:两军交战的时候,凡是日本官兵逃生无路,只要看见本大臣所设立的投诚免死牌,就立即交出枪刀,跪在免死牌下,本大臣会派专人带你们回营,一日两餐,和中国士兵一视烤鱼箱同仁,也不派遣你们去做苦工,等到战争结束后,立即派遣轮船送你们回国。

本大臣半步桥13号院出此告示,有天地鬼神共鉴,决不食言,否则就是伤害自己的阴德。如果你们仍然执迷包青天之白发青天不悟,拼死抵抗,那就选出你们的精兵,携带精良的武器,与本大臣率领的军队接战三次,胜负立刻可以看到。等到辛子瑶你们三战三败的时候, 本大臣自然会用七纵七擒的办法对付你们。

请借前车之鉴,不要到那时后悔,特此昭告。

《湘军讨日檄文》发布历史背景

《湘军讨日檄文》出自中日甲午战争期间,湖南巡抚吴大徵之手,很大的可能是他幕僚的手笔,时间是光绪二十年(公元1肖金锋死因895年)。

当时,北洋水师已在困守刘公岛,离覆没不郭兴福简历远。而陆军则从平壤一直退到海城。

吴大徵在晚清,也属于比较开明而且务实的“廉干人员”。在危难时率军出征,而且带的是武器装备以及训练都远不及淮军的湘军,居然能够发出如此气壮如牛的檄文,要在战场设立“投诚免死牌”,并要约日军“接战三次”,让人家“三战三北”,自己则可效诸葛亮,有七擒七纵之法。

吴大徵的部队,接战还是真的跟日军接战了,并没有说了不练,只是战绩跟淮军一样,打一仗败一仗,三战三北的不是日本人,而是他自己。投降的日本人,被围在刘公岛的北洋水师,全体被俘,被人徒手装在一艘卸除了枪炮的训练舰上,送了回来。

湘淮军也是中国学西方搞军事现代化的产物,中日开战之前,中国的士大夫,一致认为日本军队,不及湘淮军远矣。就连世界舆论,也大多看好中霸道殿下的独家宠儿国,没想到真的动起手来,如此不中用,两军轮跆健跆拳道番上阵,结果迎春穴连一个小胜仗都没有打过。

据对阵的日军说,中国兵打仗一上来就乱枪齐放,等到子弹打得差不多了,就是他们撤退的时候了。看来,“精枪快炮”,而且“素有准头”,只是嘴上肥妹有情天说说而已,手里不比日军差的洋枪洋炮,起的作用,倒更像是过年放的鞭炮。

看看后人评价甲午战争的诗篇,反思深省

诗云:

国耻长铭甲午年,无耻蒋锡培

凭高目注海东边。

闲云犹在波心荡,

战舰谁知水底眠。

清祚命悬慈禧掌,

楚王尸欠伍员鞭。

何当卫霍生今世,

好使中华梦再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