朋友告诉我说支付宝上有一个“相互保”的产品,可以替代传统保险方式,直接在支付宝上买保险。这个产品门槛低、保费低的介绍。

它和传统保险产品有很大的差距。首先是申请方便,你只要有芝麻信用650分以上,就可以参与;其次是理赔方便,家里就可以理赔。这和传统保险看不懂的合同与兑不了现的理赔区别很大。而起,传统保险下,病人家属还要分清哪些是可保险范围,哪些不是。而相互保这个产品,却是赔付固定30或者20万,操作简单,更容易被理解和参与。

这是典型的区块链,每个人获得了平权的机会。

用一句话概括保费的缴纳,就是我为每个患恶性肿瘤的病人承担一毛钱,我就可以同时也有获得别人帮助的权利。

而且比传统保险优惠很多。关键是,它将人聚拢在一起,有一种大家不论贫穷都用低廉的成本共同与抵挡疾病风险的意思。

传统的保险似乎是富人的游戏,而现在这个形式不同以往。

互联网技术革命给我们老百姓带来的也许远不止这些。

它改变不了根深蒂固的贫富差距,那是财务数字上的差异。但是,或许可以改变因贫富差异而烙下的等第观念,从而拉平穷富人的心理感受上差异。

这让我想到了陶渊明的《桃花源记》。

这300多字的传世名文与其说是一种美好的梦想,不如说是一种社会政治的唤起。他塑造了这样一个社会:良田美地,往来耕作,黄发垂髫,怡然自乐。这是一个自在的社会,没有阶级和欺诈,没有剥削和烦恼,没有污染。人与自然、人与人和谐。《桃花源记》中提出的共产主义要比马克思的《共产党宣言》早1400多年呢。1000多年后的英国出现了《乌托邦》和意大利出现了《太阳城》,直到《共产党宣言》中,预言未来的理想社会是“自由人联合体”。

可惜,后面人们为此一直没有实现这样的理想。到了文革期间,误入歧途,人民公社,靠觉悟,吃饭不要钱,然后转头阶级斗争为了打破阶级,现在听来,有点荒谬。

很多人说,这样的理想不可能实现。听着孩子们唱着《少先队员队歌》的第一句话“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”,老师们心里都在发笑。可能吗?现在到处讲阶级,以经济壁垒划分的阶级壁垒戒备森严无法逾越。老师们看着班级里的孩子,心里就知道他们以后会在哪个阶级。好可怕啊。

那个贸易战不是还在打着,英同盟国家和非英同盟国家还是你我为敌啊。

不过100年河西,100年河东(有些事情30年还太短,所以改一下原句。)

互联网社会,在思想和某种生活模式上就是部分共产主义的思潮雏形。

40多年前,老百姓所有的事情都被单位管理着,那是一个熟人社会,靠某种协定,进行互相帮助。

现在,人和人逐渐陌生,连春节拜年都不热衷,进入了生人社会,但是墨子崇尚的兼爱可能在互联网下就可以实现。

至少,在国内,在慢慢演变。

网店出来后,许多实体店的价格纷纷降价;

拼多多虽然被人诟病走乡村市场,但它给贫穷人士以生活提升的感觉还是显而易见的;

贫富差距在车房上没有缩小,但是在日常生活中,逐渐缩小;

以前觉得非北上广不去,觉得差距大,现在,家乡人民也一样活得滋润,我身边就有许多美女帅哥回到了生养他们的那片热土;

以前看电影是贵族消费,现在是大众消费(没有互联网的90年代,电影票很贵的)。贫富差距不同的人都一样可以看到震撼的电影,在在同一个漆黑的影馆尽情流泪和庆幸;

以前申请信用卡门槛高高,现在自降门槛了,因为网络信用消费一视同仁;

想吃什么海鲜、水果、马上就有人送到家门口或指定地点,不用自己哼哧哼哧跑腿。开车?有的人觉得在市中心,都不用开什么车;

以前因为信息不透明不对等,有太多一夜暴富,现在基本鸟踪绝,有钱人也没那么有钱了,甚至投入p2p或者信托赔钱了。没钱人不玩金融,也就不会亏大了。

我认识一个阿姨,快乐过着退休生活,她说她每天到小米的一个APP看有没有什么优惠活动,可以省好多钱呢。

看着她眼里的曙光,仿佛看到了共产主义的雏形之光。

总之,互联网时代,让降价增效成为可能,穷人富人在一个平台上游弋,虽然相互之间没有什么友谊,但贫富差距确实变得朦朦胧胧,恍恍惚惚了。

马克思的共产主义不是不劳而获,更不是错误的劳作和错误的妄想,而是:

“这种制度给所有的人提供健康而有益的工作,给所有人提供充裕的物质生活和闲暇时间,给所有的人提供真正的充分的自由。”

这种情况下,社会才真正进步。

所以,很多人说我们没有科技进步,只有科技应用。确实,互联网技术是西方发明,但是应用好了,就是真的发挥它的持续力啊。

我把想法和朋友说了说,她对我的联想,投以欣赏赞许又觉得我想多了的眼光。

朋友问我,你买吗?

我在“立即加入”这一栏,想了想,说,我先出门散个步哈,要强身健体。

朋友说,外面这么冷,你还出去。

我看着窗外寒冷的上海的冬天,心头一热。虽然冷,但那老建筑和梧桐,实在让人心动。我说,你看到那幢房子了吗?曾经是英国共济会啊。

怎么了?

我说,现在成了上海医学会,各地医学从业者经常来开会。这不,药品集中采购,不是和这个主题有关吗?药品降价,更有益于大家健康,好像又回到保险话题来了啊。

可是,依然有人开游艇有人几十万南极游,但是有人一辈子都开不了游艇去不了南极。这互联网不能解决吧。朋友调侃道。

我说,互联网只是解决平台问题,但是有些是与生俱来的投胎问题,那只能交给命运。就算有些人投胎有一幅好牌,也不一定可以永葆青春。

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一劳永逸,更没有放之四海皆灵验的任何模式可以让人们共同富裕。

互联网让人们的模糊感减少,很多信息知识更加透明,倒反过来淡化了贫富差异带来的影响和落差。如马克思理论中的所说,有工作、有闲暇、有自由,只有这样的情况下,贫富差距就只不过是数字的差异,真正的心理感受差异也就日渐稀少。

我看着别人上了游艇全球旅行,我在江浙好山好水只要一张火车票就可以享受绿野间乐趣,听鬼斧神工发出声音,获得的幸福感是同样的。

我看着别人去了南极,我在小屋里和友人围炉夜话,获得的幸福感不亚于它看企鹅嬉戏。

都一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