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邪不压正》里有段对话,姜文问廖凡说“你写日记吗?”对方答“不写,正经人谁写日记啊?”,姜文也说“谁能把心里话写日记里?”最后他们还下了个结论,写日记的人“下贱”。其实晚清有位名人,就酷爱写日记,这件事甚至成了他的个人标签。然而他的日记并不下贱,看似一地鸡毛,却是极度自律的表现。

曾国藩,是晚清的名臣,既是有名的政治家,也是战略专家。他6岁时就进了私塾,知识渊博,贯通古今。太平天国时期,正是他组建的湘军发挥重要作用,弥补了清军在战斗力上的弱势,挽救大清于危难。就连李鸿章都是他的学生,淮军的在组建初期,也得到了他的支持。这位晚清重臣,也并非圣贤之人,其实从他的日记中就能看到,几乎是每日都在自省,努力把自己往完美人格上靠拢。

他的日记包含各方面的自省,白天多看了几眼美女要自省、跟别人吵架了要自省、生活太奢华了也要自省,用纸笔去约束自己戒色、戒贪、戒噪。

他曾经去同僚家中做客,看见人家新纳的小妾年轻貌美,忍不住多看几眼,还打趣自己的同僚,真是有艳福。回到家中后,他自己静思己过,觉得自己白天“目屡邪视”的做法太没有修养,犯了色戒,还调侃自己的同僚,真是有辱斯文!他在当天的日记中,痛骂自己不知廉耻。

但是人非圣贤,怎么可能才自省一次就能改过呢?没过几天,他就又跟别人聊起昔日那个同僚的小妾,言语轻浮,还流露出羡慕的意思,后来这事被那位同僚知道了,非常生气,与他翻脸。回家后,他在日记中自省,还骂自己“真禽兽”!

可见,即便是曾国藩,也有很多常人身上的毛病。但是最难得的是,他有修身养性的恒心,每日都会坚持反省,虽然没人监督,但是他的日记却贯穿了他的大半生时间,内容也包含了各个方面。

同治6年时,他得知委托兄弟在老家盖的房居然花钱7000串,颇为震惊。当天他便在日记中批评反省,平时都以节俭自居,没想到盖房的花费这么巨大,真是奢靡浪费“何颜见人”?平时,他把自己与普通的官宦子弟区分开,认为自己身上没有那些人的恶习,但是想不到自己这次盖房居然耗费如此之多,认为平时对自身的要求都没有做到,实在是羞愧难当。

曾国藩不是机器,也是人,自然也有忘了记日记的时候,有一次甚至半年都没有记日记。后来重新拾起笔后,他痛下决心,以后必须每天记日记。实在没有什么特别想法的时候,也要记写一句话,甚至几个字的流水账,比如今天去谁家吃饭了、下午喝茶了、今天练书法的心得等等。

他的日记不同于现代人注重个人隐私,不仅不怕人看,还会邀请好友观赏,有时会抄写下来,寄回老家让家人观看。如此高调公开自己的隐私,实际是他强迫自己受人监督,逼迫自己修身的办法。

不得不说,在许多人身上无法坚持的习惯,确实让曾国藩写出了名堂。也正是他数年如一日的坚持,令本是恶习颇多的普通人,修炼成了晚清重臣,成了最接近圣贤的人。

参考丨《曾文正公嘉言钞》《清史稿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