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们自古以来,都认为日本天皇是一家子,别人怎么可能篡夺皇位呢?这是日本芸芸众生的想法,可是直到幕府将军,足利义满出现了,天皇的位置开始动摇了。

这个时候,中国是明朝朱元璋、建文帝时期,而日本则是战乱时期,日本整个大陆分为南北朝,而天皇也有两个,一个是北朝的后小松天皇,一个是后龟山天皇。

南北朝对立已经有半个多世纪了,在这战乱的时刻,室町幕府的第三任将军,足利义满,开始了自己辉煌的,想要取代天皇的一生。

平定内政,公家权臣

足利义满,天生的政治人才,从小就表现出了作为权贵的威信、魄力。一次,去一个地方游玩,义满对这地方的景色十分满意,5岁左右的他就直接命令家臣,将这些美景带回家里,让自己好生享用。

一个几岁的孩子,就如此使用权力,一时之间,令幕府成员钦佩。

随后,10岁左右,义满登上幕府将军的大位。在漫长的政治氛围中,度过了自己的成长期,见多了大名之间的勾心斗角,义满也是受益匪浅。

亲政之后,作为北朝的幕府将军,义满开始向天皇索取更大的权力。幕府,只是代表武家的势力,但在朝堂之上,还有天皇的公家权力,那该如何取得公家权力呢?

在乱世之中,天皇的朝廷,并没有足够的武力,因而天下大名才得以反叛,各自为政,自然大名也就失去了朝堂之上的公家之权。武将只有担任朝廷官职,才能逐步取得公权,任命、管理天下大名,于是足利义满开始谋求朝廷官职。

借助朝中关白的讨好,足利义满很快就出任大纳言。随后,义满极力支持朝廷,让天皇的朝廷权威大增,很快就升任内大臣、右大臣。自此,义满摆平了朝局的事情,成为了朝野中的公家权臣,也是武家的最高势力代表。

此时的天皇是后圆融天皇,似乎与自己的关系不怎样,于是,亲近义满的后小松天皇登基了,,如此一来,整个天皇朝廷,再也无人敢反抗义满了。

平定了朝局,接着就是各地割据的大名。大名在藩地,大多是世家贵族,所以对付他们的最后方法,就是攻心计、反间计,足利义满采用的正是这一计谋。

利用世家大族的继承问题,在前任大名死去的时候,足利义满借用朝廷名义,强行安排继承人。而这个安排的继承人,又是大名家臣的矛盾点,各位家臣为了自己的利益,必然会拼的你死我活,自然一个大名的家族分裂了。坐观龙虎斗的,足利义满趁乱插一脚,就轻易收复了这些大名。

经过土岐氏之乱、明德之乱,足利义满成功制服了势力较强的土岐氏、山名氏,自此北朝的幕府统治,更为坚实。

展望天下,日本有南北朝之分,那么接下来就是日本统一了。

平定天下,南北统一

在平定土岐氏、山名氏时,一个新的实力强劲的大名,大内义弘出现了,帮助义满平定战乱。但大内义弘本是南朝的武将,后来见利忘本,投降了北朝,所以跟南朝还有点关系。

于是,接着这层关系,大内义弘当了中间人,义满也借着他的关系,促成了南北和谈。

和谈的结果:南北朝的天皇轮流当,南朝后龟山天皇要先交出三件法器,然后先让北朝当天下的天皇,南朝可以掌管天下土地。

南朝后龟山天皇一看,感觉还可以啊,虽然没有了天下天皇的称号,但毕竟掌管着天下的土地啊,于是欣然交出法器。如果把和谈的结果当真,那就太小看足利义满了。

义满拿到象征天皇的法器,立马就把和谈的结果跑到脑后去了,随后北朝宣布下任天皇,是北朝后小松天皇的儿子。事情传来,后龟山天皇后悔不已,但也没办法,只能屈从认同北朝的统治。

夺取天皇之位

天下平安,后小松天皇也是高枕无忧。可是义满想起了一个问题:古往今来,为什么天皇始终只能是一家呢?我本是源氏首领,而源氏本来就是清和天皇的后人,为啥自己不能当天皇呢?

有了这一层想法,义满开始了夺权之路。

第一步,进一步夺取朝廷大权。天皇的朝廷,对寺庙,京都的民事、治安、赋税,享有大权。那既然要夺取天皇的权力,这就是必须得到的,于是,仿照镰仓幕府的源赖朝的做法,在室町幕府开设相关机构,去代天皇的机构。

第二步,继承天皇的礼仪,从礼法上开始接替皇位。义满位高权重,要求所有大臣,面见他时,必须实行天皇礼仪。足利义满如此明目张胆地想要取代天皇,让后小松天皇等人极为惶恐,日本的天皇命脉、不能在此中断啊!

于是,在关白的协调下,对义满施行太上皇的礼仪。为了达到这一标准,义满辞去幕府将军的位置,让长子继承,自己出家,成为法皇。这也是日本历史上,第一位非天皇世系的法皇。

一切还没有结束,义满还没有当时天皇啊。

恰巧,后小松天皇的母亲去世了,按照天皇礼法规定,母亲去世,天皇需要服丧。

这时,义满心生一计,借口说,天皇之前已经为父亲服过丧了,现在再来服丧,不合规矩,不如天皇就认我的妻子做母亲,如此一来,天皇就不用服丧了。

无奈,后小松天皇只好认了,这样,足利义满摇身一变,成了天皇的父亲,那自己法皇的身份不就坐实了吗?但自己的儿子还是没有当上天皇啊。

接着,义满让自己心爱的二儿子,足利义嗣登上历史舞台。义嗣虽是义满的儿子,但依然没啥官职啊,得想办法让儿子登上政治顶峰,为登上天皇的位子铺平道路。

于是,短短两个月,义嗣已经位列公卿顶位,只差一个天皇的位子了。

按照义满的计算,之后将义嗣当做天皇的养子、或者别的礼法操作,那么自己的儿子义嗣就成了名正言顺的天皇了,而我这法皇才是真正的日本法皇。

一切看起来如此完满,就在义嗣想要成为天皇的前夕,义满突然发病死亡。担任幕府将军的义满长子,足利义持,坚决反对父亲的做法,把取代天皇的一切做法,全部终止。

就这样,一个即将改变日本天皇历史的人物,法皇足利义满彻底消失了

小结

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,当历史的关键时期,足利义满就此逝去,让一切可能的事情画上了句号,而后人也没有足利义满的勇气,让天皇世系一直保留着。

就此,我对足利义满的去世,是抱有疑惑的,很有可能,这就是反对派足利义持等人的杀害。为了不让弟弟足利义嗣当上天皇,杀掉父亲,弟弟,那么足利义持的幕府将军地位将无人撼动,这种理由是很充分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