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文回顾

一个人的贡嘎朝圣(一):折多山下,再会雅拉

D2

2018年11月13日(二)

在新都桥的一夜并不安稳,虽然不至于高反严重,但颈椎剧痛,半梦半醒,睡眠质量很差。

从适应高原的角度来说,一天就陡然拔升到海拔3500米的新都桥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。

但走出门去,看着这极好的天气,又让人将所有的不舒服都抛之脑后,重新振作起来。

小吉的玻璃上依然结满了霜花,花了些时间将它们融化。这其实是个好现象,正如俗语所说:“浓霜猛太阳”,看来今天也会是晴朗而通透的一天。

抖擞精神,给小吉加满油,在晨光中向着贡嘎山出发。

路上车辆寥寥,冷冷清清。过了黄叶最灿烂的季节,新都桥就变得荒凉而寂寞,难以见到游客。而像我这样特地前往贡嘎山的人就更少了。

心中怀着期待与忐忑,我径直向着贡嘎山乡驶去。纵然道路两侧风景如画,我也没有过多停留。

抵达甲根坝乡,按照最初的计划,我应该从这里进入贡嘎群山,依次登临雅哈、子梅、里说三个垭口,完成朝圣之旅。可惜现在这个计划已经是过谢贝梅去式了,我只能继续向前。

在这里解释一下路线:

贡嘎西坡一共有三条平行的路线,最靠里的“一环路”(蓝线)是徒步者们的转山路线。一般以石棉县的草科乡为起点,依次经过人中海尾、巴王海、子梅村、贡嘎寺,然后沿莫溪沟北上,翻越日乌且垭口,从康定的老榆林出山,以顺时针完成转山之旅。

而自驾者则可以走“二环路”(黄线),从甲根坝经雅哈垭口进入玉龙沟,经过玉龙西村、上木居村,中途游览泉华滩、子梅垭口和里说垭口,最家家购物股份有限公司后从贡嘎山乡出山,返回S215,反之也可。

但现在因为雅哈垭口无法通行,只能沿“三环路”(S2史建范15)经朋布西、沙德绕到贡嘎山乡,进去游览一圈之后原路返回。

我很不喜欢走回头路,但也无可奈何,长叹一声,继续向前。

一路狂奔,经过朋布西、沙德,穿过白马隧道。不到两个小时,我就抵达了S215通往贡嘎山乡的岔路口。

道路两旁都是公告牌,写着贡李枫接受采访嘎西坡正在开发施工,慎入。路障、大车、抬起的栏杆都在清楚地告诉你,这里已然是一座巨大的工地了。

虽然早已知道会如此,还是有些伤感。急功近利的中国式旅游开发向来让人诟病,我还没能领略最原始的贡嘎山风光,它就诺日士数码彩扩机要改变味道。

感慨也没用,我继续往山谷深处驶去。从岔路口一直到贡嘎山乡的路况都还不错,导航上也依然找得到路线。

而过了贡嘎山乡之后,路况便急转直下,导航找不到路,道路也变成了满是碎石的非铺装路面,大车驶过,尘土飞扬。

跨过这座桥,便是上木居村,这里同时也是通往里说垭口的道路起点。我没有在此停留,继续往前前往今天的第一个目标泉华滩。中午阳光正好,适合观赏钙化滩,等到下午落日时再返踏雪寻踪回子梅和里说观赏日落。

再往前行驶不过10多公里,就抵达了泉华滩。这里没有门票,甚至都不像是一个景区,只有一块牌子歪歪斜斜地地立着。我打听好了路线,便收拾好背包,往山上走去。

除了走,也可以选择乘坐当地人的摩托。看着骑手载着游客沿着钙化形成的白沙坡一路轰鸣而上,不仅感叹“居然还有这种操作?”

我并不想体会摩托爬坡的感觉,还是决定用脚走上去普拉利亚克。沿着右侧的小山坡一路攀爬,泉华滩的全貌逐渐清晰地展现在眼前。

这便是泉华滩的全景,在阳光的照耀下,它如同被时光冻结了的瀑布,又好似一条蜿蜒奔流的巨龙。白黄色交错的砂石从山顶依次跌下三级台阶,最后倾泻到山脚,蔚为壮观。

不知第一个发现这里的人会是怎样的心情,也许正因为眼前的景象,他才给这里起了玉龙沟这个名字。

一汪五彩池正位于半山腰的台阶上,远远望去,如同一块翡翠嵌于山间,构建出“金镶玉”般的壮观景象。溪流漫出,在钙化滩上勾勒出蜿蜒交错的线条,如同大地的血管。

与黄龙一样,钙化滩需要光线来赋予其生命。不同的水礼品茶深让五彩池呈现出不同的颜色,由蓝到绿,由阴道肿冷到暖,最终过渡融入到周围金色的碳酸钙岩石,形成和谐的色彩搭配。

在海拔接近4000米的山坡上一路攀爬,最终抵达了钙化坡顶。一大片五彩斑斓的钙化滩铺陈在这里,如同造物主打翻了颜料的画布。

远方的群山背后,贡嘎主峰露出一个尖角,旗云漫卷,如同在向我招手。我知道它就在那里,不久之后我会再去近距离瞻仰它。

金色的钙化岩壳,绿色的水草摇曳,清澈见底的池水倒映着蓝天白云。四周寂静无声,只有风声阵阵,流水汩汩,让人沉醉。

与黄龙不同,这里可以近距离接触钙化池,甚至可以在岩壳上行走。当然,从景观保护的角度来说,这种行为并不提倡。而一旦开发为景区,这样的场景便难以再见到了。

拍够了照片,饥肠辘辘,我便往山下走性性性去。五彩池如同一面蓝色的镜子,映照着群山与天空。这里虽然不及黄龙那样惊艳绝伦,却有着另一种原始而宁静的美。

最重要的是,这里是免费的。

中午时分,返回车上,烧了点热水,以苹果、红牛和饼干便解决了一顿午饭。

稍作休息,便原路返回,向着子梅垭口进发。根据客栈老板的说法,这里通行与否只能看运气。

在岔路口过桥没走多远,就被路障拦住了。下车交涉,告知前方施工不准通行,只能坐当地人的摩托车上去。

我掏出20块钱试图作为买路钱,结果看门的大叔瞄了我一眼,鼻孔里闷哼一声,连连摇手说不得行。

很好,此处不留爷,自有留爷处,我去里说垭口就是,懒得在这里浪费时间。

无法前往子梅在我的意料之中,现在只剩下里说垭口这根最后的稻草了。我返回上木居村,过桥左转,怀揣着最后的希望向着垭口进发。

路很烂,沿着山坡蜿蜒,满是碎石和坑。眺望前方的山谷,左边就是通往垭口的路,贡嘎主峰就隐藏在那群山之后。

在两河口渡过河,距离垭口只有10多公里了。怕之后没有信号,便提前给家里人报平安。

我妈说路没冻住吧,我说咋可能,昨天在4200米路上连积雪都没有。

没想到一语成谶,这话没说完多久,眼前就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冰坡。我狂踩油门,试图冲上坡倚剑天下去,但在就距离坡顶还有10米不到的地方,轮胎打滑,无法动弹半分。

我的心瞬间沉了下去,只能把车慢慢往下滑。途中差点失去控制,车身旋转了90度横在路上,离两边的大石头只有十多公分,但最终还是有惊无险地返回了坡底。

走路上前观察,发现这是一条漫流的小溪,由于是阴面,所以整个被冻在路上了。

灰色的冰几乎覆盖了整51金柯贷个路面,冻得如同石头一般坚硬。人走在上面都打滑,更别说是车了。

我挂上防滑链再次尝试,依然失败。一整个路面都是光滑的冰,加上小吉没有锁和限滑,左侧的两个轮胎都打滑,无法单独依靠右边的轮胎脱困。

试图寻找其他的路线,也失败了,小吉就这样无助而落寞地停在那里,无可奈何。

我掏出工兵铲,泄愤似地上去敲冰。冰层足有1寸厚,而且硬得像石头一般,一镐头下去只留下一个白点,震得虎口发麻。就算能一点点挖开,等我挖完太阳都落山了。

气喘吁吁,浑身疲惫。不甘,愤懑,绝望,无助……各种负面情绪涌上心头,我一把将铲子砸在雪地上,望着近在咫尺的垭口仰天长叹。

这一瞬间,有种想哭的冲动。雅哈,子梅,里说,计划中的三个垭口,一个都没有办法登上,我知道贡嘎山就在不远的前方,我都能看到远处山间的那条路,却抵达不了。

或许用好一些的防滑链,或许技术强大的越野达人,或许加了锁的小吉,就能越过这道障碍,但是这些我都没有,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旅行者,无能为力。

如同在巴郎山的两度受挫,旅行不可能永远按照你规划的路线一帆风顺。

消极哀叹无法解决任何问题,旅途也还要继续。我整理好心情,返回车上,调头向山下驶去。

途中看见一辆哈弗H9载着一车人上来,问我路况如何。我如实告知了他们结冰的情况,他们依然决定去试试。

这些都与我无关了,我在两河口找了块平坦的地面,准备在此扎营,早点休息。

正在收拾,一个藏族大哥骑着摩托载着一车松枝下山来,问我要不要坐摩托上去,半个小时到垭口,还可以去里说海子。

我问多少钱,报价200元,还说都是这个价。我一阵眩晕,但转念一想,这是我唯一的机会,如果不去那就真是抱憾终身了,一咬牙,走!

装好背包,做好保暖措施,坐着摩托向着垭口进发。大哥车技了得,以3、40公里的时速在这稀烂颠簸的道路上一路狂飙,为了拍这张照片,手机差点摔出车去。

事实上,过了那段结冰路面,之后就再也没有任何困难路面,小吉完全可以应付,我只能叹息一声,天亡我也。

半个小时后,我终于抵达了梦想中的里说垭口。然而贡嘎主峰如同戴着面具,将它雄伟的身姿隐藏在云遮雾绕之后。

这是我很喜欢的一张照片,可惜贡嘎主峰不见真容,可惜照片上的人是骑摩托的大哥,可惜小吉不在……我虽然站在这里,雪山就在眼前,却没有开心和曼谷阿瓦尼中庭酒店兴奋的感觉,心中满是遗憾与失落紧身裙 新雅粤菜馆月饼 冯屁桃。

此时时候尚早,我决定先去里说海子看看。海子还未完全封冻,暖色的暮光下,一抹纯净的冰蓝映入眼帘。

因为能够看到倒影,所以这里是个拍摄贡嘎主峰的好位置。湖面的冰让倒影变得不甚清晰,但依然宛如梦幻。

本想把小吉开到这里扎营,拍摄日出日落,漫天星河,但这次注定只能匆匆而过了。

路上遇到的哈弗H9居然突破了结冰路段来到了这里,毕竟是有轮间限滑的车,司机的经验应该也比我丰富很多。一想到小吉无法与贡嘎主峰合影,心中顿时惆怅翻涌。

里说垭口距离贡嘎姜熹主峰的距离为22.7公里,比子梅要远。但这里除了有一个海子马萨马索可以拍摄倒影以外,视野和构图也是最好的。站在这里眺望,莫溪沟谷地如同幕布一般两边拉开,7556米的蜀山之王从3500米的深谷中拔地而起,气势恢宏。

贡嘎主峰和周围的卫峰都被云遮住,只有旁边距离较远的6410米的太山能够清晰可见。此时,夕阳将暖色的光晕投射在峰顶,让它如同一座金山一般闪闪发亮。

暮光之下,山谷两侧的岩石呈现出奇特的纹理,其色如巧克力,其质感如油画,让人感觉如此不真实。

在垭口回望通往里说海子的路,如同一条细带盘在山间,旁边就是万丈沟壑。坐在车里被钢铁包裹着是一回事,在颠簸的摩托上飞驰则又是另一种紧张刺激的感受。

眼看天色已晚,生怕夜路出危险,我赶紧下山。下山比上山速度更快,更加颠簸,我觉得自己仿佛是西部牛仔坐在一匹烈马之上,脑浆都快要被颠出来了。只能双手紧紧地抠住坐垫,小寡妇素手擒四爷到了山下已是腰酸扬州城市书房背痛,骨头散架。

返回车边,与开摩托的大哥甲玛合影。他表示可以到他家的客栈去过夜,吃住全包,也不再多收钱。虽然很感激,但我还是希望贯彻苦行的原则,坚持在车上过夜。

告别了甲玛,天色已暗,我赶紧将车床展开,铺开被褥,时隔一年再次睡在小吉上。

在高海拔地区,因为缺氧导致的智力降低,做任何事情要花费的时间都是平常的数倍。我经常是跑了车头跑车尾,等坐下来又发现有东西忘了拿,而且时常记不起东西在哪里,非常狼新宿夜啼鸟狈。

最后,我在头晕脑胀之下将一锅方便面打翻在车里,给了本就虚弱不堪的我最后一击,也为这极度不顺利的一天划上了最终句号。

晚上10点,窗外的天空中银河灿烂,我却没有丝毫力气能够去拍摄了。我在颈椎和太阳穴的剧痛折磨中,就着满车的红烧牛肉面味道,彻底倒下。

人生如同旅途,注定要经历波折、磨难、苦痛、疲惫,劳其筋骨,饿其体肤,才能明白自己本来拥破鸟才藏有的一切是如此珍贵,才能明白家人的担心与关怀是如此温暖。

很多人不明白旅行到底是为了什么,对我来说,它无非是把人生浓缩在短短的五天时间里,经历惊喜,经历震撼,经历感动,经历失败,经历挫折,经历绝望,而后把它们铭记在心,站起来继续向前。

明天又是新的一天,晚安。


一个人的贡嘎朝圣(三):徒步冷噶措,永生难忘的贡嘎之眼

待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