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一样的眼睛看团长

在亲随都留下,留在炮阵地监督胁迫炮兵开炮,而虞啸卿,准备好了一个人渡江去赴死了。我不禁有种感叹,虞啸卿已经开始在还债了,他和龙文章第一次见面是在双方的望远镜里面。而那时的龙文章正在南天门上,跪着给虞啸卿磕头,要求一些炮火。那时候的虞啸卿远比现在要穷,可以还是发射了一半的炮弹。而今天,是他用重机枪群友威胁炮兵开炮支援龙文章了。

唐基出现了,虞啸卿没有在第一时间开枪,他也就开不了枪了,他心里明白得很,唐基这时在救虞师,还是在抢救虞师。那么,他叹了口气,自己上对岸吧。唐基拉住了他,这位不会打仗的高级军官去了军部一趟了,把这次行动定义为火力侦察,尽管上面也是人精得跟鬼一样,但是这也个花花轿子人抬人的世界,唐基表态是侦察了,那么表示这一次绝对不是打下来,那么上级也会卖个面子给虞师。

唐基说:“于我几百万袍泽,几万万同胞,这就是个侦察。”他说得没错,为了更大的利益,龙文章这两百号人,根本没有分量。

龙文章卖军火四处挖墙脚,是为了和日军战斗。这事虞啸卿也干过,所以师座并未就此大发雷霆。虞啸卿囤积物资,也绝非中饱私囊,也是为了和日军打仗。

同样的,上级“拥敌自重”得到的更大利益,也是为了和日军打仗,无可厚非。

而这句“于我几百万袍泽,几万万同胞,这就是个侦察。”这才应该是战略家的思路,思维。别说舍弃西岸山上那两百人,就是让虞师全军覆灭在南天门,也不是不可能的。相比孟烦了的连以前用木棒敲击坦克,是美国的军资带来了巴祖卡,甚至带来了余治的战车,这些武器,物资给了国军新的战斗手段,相比之下,虞师也不够分量,你能说上级做得不对吗?

虞啸卿还是要去赴死,唐基挖苦他:“愧对一个人就要死,愧对了几万万人也不外乎是个死,你拿的主意是不是就是上了南天门,被那个龙文章一问,然后抹脖子就死?哈,我都死啦,你们白死就白死吧,我管不了啦。”

这一段话正中虞啸卿死穴,你虞师座不是早说过中国军人再无一个无辜之人吗?要死早干什么去了,先前不死,现在多愧对一个人才去死?

最后那句话才是挽救虞啸卿的重点“哈,我都死啦,你们白死就白死吧,我管不了啦。”那么如果虞啸卿不死,还能不能管呢?答案立刻就出现了,开炮了,整个炮群开始开炮,唐基表示,还能调动军里的重炮群开炮---前提不用说,就是虞啸卿不是寻死,活着。

你要闹翻了,那上了山的才叫死无葬身之地呢。

这一场炮火倒是帮助了阿译,带着全民协助等十几个人进入地洞,一直跑到龙文章这里汇合,龙文章这才得悉了全部的凶信,没有后援了。

大雾散去了,在树堡里面用望远镜已经看不到虞师曾经做过渡江的准备了。另外麦师傅也用电报机带来了最新的消息:“我的上司在问我,在做什么侦察?”

龙文章开始做持久战的准备了。

这就是个侦察

单是这一阵炮火,就炸死不少鬼子,比虞啸卿上山赴死要管用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