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2019621日星期五。码这些字的时候,我又在小书房里,打算抬头望月亮。而很遗憾,今晚没有月亮。


早上起床上蚂蚁森林的时候,意外发现自己被某个大学同学拉黑了,原因很简单,我偷她太多能量了,虽然偶尔会浇水,但是浇水的量远比不上偷的量,所以被拉黑了。也真是难为她忍耐了那么久。


之所以提起这件事儿,是我突然发现某些不重要的人,即便ta删除拉黑你的全部联系方式,你也未必能在第一时间知道,相反的,当某个人一拉黑或者删除你,你立马就知道的话,别的可能不好说,但至少可以确定一点,那就是你特别特别在意ta


只要是你特别在意的人,但凡ta有一点风吹草动,立马就会变成你解读ta内心的蛛丝马迹。这也是为什么虽然失去一个能量大户,而我却只觉可惜不觉难过的原因。


我浏览了一下最近一次盗她能量的时间,是62号,而我发现自己被删的时间,是今天21号,中间隔了半个多月的时间。这大概说明,我和她之间情分不足,全靠能量维持了,而现在连勉强维持的支点也没有了。


也罢。吃过晚饭之后,我和姜先生在客厅里看《冰河世纪3:恐龙的黎明》,然后笑得像一个傻子。


也许真的是年岁大了的缘故,我越来越能理解蔡康永在《有一天啊,宝宝》里写过的一段话:


我长大以后,喜欢很多幼稚肤浅的东西。我去美国那个充满阳光和微笑的加州,去学拍电影的时候,一点也不介意我的美国同学们从来没听说过深沉的、充满玄机的欧洲电影;也没听说过喜欢搞暧昧、追求意境的东方电影。我喜欢他们理直气壮地把电影就当成是能赚大钱、能逗人大哭大笑、能给人力量,也能让人逃避的娱乐货品。


我现在喜欢的东西越来越低龄化了,像五年、十年前根本就不喜欢的动画片,像直白露骨到把我爱你,我喜欢你高声唱出来的民族风味浓重的歌曲。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,我最近做瑜伽的时候,听的竟然是乌兰图雅的《套马杆》!!!而且神奇的是,竟然很合拍,甚至有上头了的倾向!


哈哈,当然,你们也不用担心,我还没有丧心病狂到把整个歌单都换成这个风格的歌曲,目前文艺小清新的人设还没垮!


今天还值得一说的,大概是我读完了木心的《哥伦比亚的倒影》。之前认识的木心,印象只停留在一生只爱一个人。今天之后,对他的印象又多了好几个,譬如才华横溢,譬如见多识广,譬如浪漫深情。


最近又有人问我读书有什么用,我觉得八月长安借由洛枳的口,说出了我深以为然的答案:每个人都只能看到这个世界的一部分,但我们可以互相帮助,一起看到更多。


而我觉得,认识许多许多人,对于绝大多数的人来说,都是一件耗费巨额时间精力的事情,而且往往吃力不讨好,但读许多许多书,相较于前者来说,是经济实惠,又是简单便捷的。


透过书本,你看到的世界,既有横向的,也有纵向的,而如果足够幸运,遇上了好书,那你对这个世界的认识,又是站在“巨人的肩膀上”的,省力且高效。


时间有限,拒绝浪费。除非,你的浪费,是和美好的事物一起虚度!


今天就这样子,早点睡觉,晚安。

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