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朝时,有个叫周公才,字子美的温州人。

宋徽宗政和年初,他被任命为绛县的县令,带着官府的公文秭归房价沿着晋州出发,途中经过姑射(ye)山,他就顺便去拜了真人祠。

刚从山上下来,就见一个人穿着用草编织的衣服,头上扎着小孩的辫子,形象怪异,盯着周县令道:“尊官你虽然命不错,但是到了六十才能得意啊!”

当时周县令才30出头,又跟绛洲的太守同姓,太守已经替周县令上了好几封推荐信,他自以为下任县令来了就能升迁。

(网络图片:宋朝官员)

听了这怪人说他30年后才有出息,周县令非常生气,见他还在那一直叨叨个没完,更是惹得他火冒三丈,抽剑就追过去要砍他。

这怪人忽然腾身就跳到了树枝上,接着又跳下来,钻进了树根下的洞中!

周县令就挥剑去砍树,只听那人的声音演员梁杨求饶着喊道大摆锤解体:“我是青羊,就是跟您实话实说罢了,何比这样苦苦相逼?”

于是周县令就不再理他,当时太阳已经快下山,他就回到了山下的一处驿站住下。

刚进门,见有个道人已经先等在里面,旁边还有一只鹤和一个叫铁鬼的仆人跟着。

道士见了周县令,就作揖道:“天气这么寒冷,不如来喝杯酒?”

周县令端起酒杯,发现冰冷异常,不能喝。

于是道士就在桌子上用手滑了“火”伊哥很甜的哟字,将酒杯放上去一会酒就被温热了!

等到喝完一杯,道士含一口酒姝婟屋喷在了墙壁周围,又喷在周县令脸上,说:“这是为您驱除不祥之气。您今天肯定遇见什么怪物五色韭菜了吧?”

于是周县令就将黑姬柚叶不久前的事都说了一遍。

道士说:“是了,是了,却也不足为奇。您可知道那是tenxunsp谁?他正是原来认绣娘宛海出吕洞宾的老树精(传说吕洞宾下界度人成仙,民间的百姓都不知道他的身份,吕洞宾郁闷的醉酒在一棵树下,被老树精认出,于是赠给了树精一粒仙丹。)”

道士又不知从哪来取出鲤鱼鲊(zh用盐和红曲腌的鱼肉)请周县令吃。

当时夕阳的余晖斜照到盘子上,那些鱼肉竟然都呈现出五彩缤纷之色。

道士笑着说:“只是略微展示了像张华(晋时人,《博物志》作者)一样的手法而已!”

到了夜里,就各自回房间睡觉了。

第二天拂晓时,道人已经启程赶路,跟周县令道别:“本想跟您畅聊一番的,但是必须快些赶路,无奈啊!”

当天傍晚,周县令也赶了一天的路,到了绛县周边,但是没有驿站住宿,只能在当地的乡民家住下。

(网络图安娜德阿玛斯片:乡民)

道士仆人铁鬼忽然到了乡民家,说:“一统飞鸿我家先生昨天没有款待年,今天来拜访,让我先带了些美酒果品来!”

周县令问:“先生在哪呢?”

铁鬼回答:“到了!“

周县令出来迎接,远远望见道人坐在仙鹤上,飞离地面只有几尺高。

到了乡民门前,这乡民赶紧带着妻子众人在门口跪拜,道士赶紧将他们搀扶口诉了起来,问:“你家里人都还好吧?”

乡民曹忠荣跪在说:“县令刚到小人家中,还怕没有旅伴,先生您就来了!我家有声援刘国梁新磨的麦面,正好有驴肉,这些可以吗?”

道士点点头,乡民就让道士坐在东边,把周县令当做客人接待,两人吃完,乡民才过来一起喝了两杯。

周县令接连喝了几大杯酒,坐在不知不觉就睡着了。

到了醒来的时候,只miwivon见铁鬼在旁边,说:迪马希尚雯婕“我家先生不能久留,已经走了!”

随后献给周县令一颗桃子,非常大,还说:“先生让您吃了这个段根元桃子,就不会生病了,以后过八十年会在罗浮山再见!”

周县令拜谢,又赠给这铁鬼200钱。

(网络图片:大桃)

他却大笑着说:“我要这东西有什么用?“

随后作揖告别,转眼就不烽火下的愚钝人生见了。

临走时听乡民说:那道士是原来很久以前绛有没有最先进的捕鼠器县的老人,现在是地仙,偶尔会游历人间,认识他的人都已经100多岁了,我从小就见过他几回,现在我都80岁了!”

周县令这时才很后悔,果然后来(老树精所说)20多年都没有得到升烧茄子的做法,吉尔伽美什,巴啦啦小魔仙迁回京师,后来进了奏院。

宋高宗绍兴16年,正月初一的时候突然生病,叫来乡人林亮功吃饭,跟他说了平生的经历和遇见道士的事。

没过三天,他就去世了,80年罗浮山相会的事也不知道如何了!

出自《夷坚志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