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人说医院这个地方只有产房才有欢声笑语,因为这里是新生命诞生的地方,其实这里也面临着生与死的交接,宝宝带着哭声向这个世界宣誓他的到来,宝妈却没来得及抱一抱这个小生命,就不舍地闭上了眼睛,离开了人世,产房永远都充斥着悲喜交加、悲欢离合。

吴莹,25岁,患有严重的先天性心脏病伴重度肺动脉高压,是绝对不适合怀孕的,但她说:“我认为人生要是圆满,就是有一个孩子”,因为有这样的执念,在两次流产后,这次她不顾医生、丈夫、亲人的反对,坚决要生下这个孩子,尽管生与死的几率各占50%,或许她一直侥幸认为自己就是另外的50%吧。

怀孕28周后,她的身体就吃不消了,医生为她进行了剖宫产手术,术前,她打电话给父亲说她怕,家里人都赶来了,丈夫与公公辞掉工作,带着所有的积蓄和借来的钱,就为保住她的命。

孩子生下来了,是个男孩,只有1005克,孩子出生后就被送到了小儿重症监护室,吴莹没有来得及抱一抱孩子,就开始了与生命抗争的旅程,然而她不是幸运的50%,她在重症监护室里努力了14天,还是离开了,年轻的生命定格在25岁。

有人说吴莹是伟大的,为了给孩子生命,敢冒死生娃,也有人说吴莹是自私的,为了做圆做母亲的梦,让身边那么多亲人为她痛苦。不可否认,母爱是伟大的,但有时也很可怕。当女人用命去赌一个新生命的降生时,真的太可怕了,不要觉得你会是侥幸者,这场赌局一旦开始,就注定了只有输没有赢。

女人赌命生孩子,生活会变成一地鸡毛

吴梦的经历与吴莹的惊人的相似,只不过她幸运地活了过来,她也是一名重度肺动脉高压患者,2018年6月16日,42岁高龄、怀孕28周的吴梦剖腹产子,产后11天,右心功能衰竭,体外膜肺等生命维持系统无法撤除,接受了心脏房间隔缺损修补术+肺移植术,闯过了感染、休克、多脏器功能不全一个又一个鬼门关,43天后,终于醒了。

三个月后,记者采访吴梦,吴梦说了这样一句话:“如果再来一次,我可能不会再这么选了”,她虽然活了过来,但身体恢复却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在相当长的时间里,疼痛不适都会伴随她左右。

无独有偶,2010年,盛海琳经过3个月的药物调理恢复了月经,并通过试管受孕怀上一对双胞胎,先后遭遇高血压、尿酸数值高达1700、低蛋白血症、肝腹水等历经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,60岁的盛海琳产下一对双胞胎女儿,如今两个孩子已经8岁多。

当初盛海琳之所以选择在60岁的时候生孩子,是因为她的独生女意外身亡,使她摆脱不了思女之痛,如今的生活用她的话来说就是:生活一地鸡毛,幸福感正被忧愁取代。

盛海琳决定生下双胞胎时,并没有考虑经济方面的问题,但现在看来自己的家庭收入虽然不算低,但养育两个女孩,日子过得紧巴巴的,为了贴补家用,她经常要到全国各地进行健康讲座,和孩子们聚少离多,老伴还患有中风偏瘫,扶老携幼的重担全压在她一人身上。

图文无关

除了经济上的压力,盛海琳觉得自己和同龄人太不一样了,别的同年人都在晒旅游照片或者带着孙女孙子一起玩耍,自己却带着和别人孙辈年龄一样大的女儿,让她感到了压力,同时她也担心有一天自己病倒了,孩子们该怎么办?

很多时候,我们总觉得过了生孩子的这道坎儿,日子就会过好了,其实,迈过这道坎儿,有可能面临的是鸿沟。

无法陪伴,赋予孩子生命也是苦的

之前,我看到有些妈妈冒死生孩子,都会很震撼,觉得这样的女人太了不起了,去年发生的一件事让我改变了这种看法。

小军比我儿子大三个月,和我儿子在同一所学校读书,我们还同住一个小区,平时两个孩子经常在一起玩。去年清明节前后,小军的妈妈得癌症去世了,从患病到去世,仅仅一个多月的时间,听到这个消息时,我懵了,一直觉得不可能,小军的妈妈才38岁啊!

小军哭着对奶奶说,他想再看看妈妈,奶奶告诉他,妈妈已经火化了,都变成灰了,没法看了。现在想起来了,一老一少撕心裂肺的哭声依然在耳边回响。

“有妈的孩子像块宝,没妈的孩子像根草”,如果从孩子出生的那一刻就注定了我们无法陪伴他长大,还是不要赋予他生命了吧?没有妈妈的孩子是最苦的,他走过的路会坎坷得多。

我们是妈妈,也是妈妈的女儿,别让自己的自私伤害了妈妈

吴莹怀孕后,亲朋好友都在劝她放弃孩子,她的爸爸都给她跪下了,她的婆婆说,申家不只有一个儿子,不需要她传宗接代,但都没有改变她的想法。后来,吴莹抢救无效,她的妈妈哭着说:“莹莹,你怎么就不听劝啊!”如果吴莹能够看到她的离去会让她的丈夫、父母、公婆那样的痛苦,是否还会一意孤行呢?

图文无关

女人的身份有很多,是妈妈,是女儿,是妻子,是儿媳,每一个身份的背后都意味着责任与担当,我们不能自私地为了成为妈妈,就拿自己的生命去赌博,去伤害那些一直爱着我们的人,你可曾知道自己的离去,会让多少人撕心裂肺,会让多少人彻夜难眠,会让多少人余生都活在暗淡中,你可曾想过我们年迈的父母该如何承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锥心之痛!

我生大宝也是剖宫产,拔掉导尿管后,因为尿路感染下身突然剧痛无比,我来不及说话,就突然地大叫了一声(其实剖宫产后一直很痛,但怕妈妈担心,一直没吭声),当时想是不是要大出血了,完蛋了啊!妈妈也被我突如其来的喊声吓了一跳,赶紧找来医生,得知无大碍后,我看到妈妈流泪了,眼圈红红的,还在极力掩饰、安慰我。

都说女儿是父母的小棉袄,我倒觉得说女儿是父母最坚硬的盔甲才对,没有了盔甲,父母会脆弱不堪。

女人,不仅只有做了母亲才完美,当你拿生命去赌一个新生命诞生时,你可曾看到你的亲朋好友揪着的心啊!为了爱你的人,好好活着,才是真的完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