匈奴,是我国北方的一个游牧政权。相传,匈奴与我们有一个共同的祖先,都属于古代华夏人。话说4000年前,商汤讨伐夏朝,放逐了无道昏君——夏桀,传国数百年的夏朝就此灭亡。

为了躲避商朝人的追杀,桀的庶子淳维被迫带着亲人,逃亡荒凉的漠北,从此弃耕从牧,过上了追逐水草的生活。为了从商人手中夺回江山,淳维及其后裔一直与商朝为敌,他们逐步征服山戎、猃狁、荤粥等蛮族,形成了强大的游牧部落。

由此可见,匈奴和汉人源于同一个民族共同体,只是出于政治原因,才造成了两者的分野。到了后来,匈奴人进入汉地后,总会有意无意地强调自己的夏朝属性。例如最后一个匈奴强人——赫连勃勃就将自己的国家称为“夏国”。

从商朝到战国,匈奴与其他游牧民族一起,一直与华夏诸国为敌。到了战国中期,匈奴的实力逐步趋于鼎盛,为了防备这个强大的游牧民族,临近北方边境的秦国、燕国和赵国被迫修筑了长城。

然而到了战国晚期,匈奴的国力却遭到了严重削弱。赵国名将李牧给匈奴主力设下圈套,集中战车1300乘、骑兵13000人、步兵5万、弓箭手10万,围杀匈奴骑兵十余万人。从此以后,匈奴国力一蹶不振,遭受了邻国东胡、大月氏等国的欺侮。

秦朝统一六国后,匈奴的日子开始变得更不好过。为了防御匈奴南下抢掠,秦始皇派蒙恬率30万大军攻打匈奴,夺取了肥沃的河南地(今天河套地区),将漠南纳入到秦朝的统治范围之中。同时,秦朝还连接秦、燕、赵等国的长城,化为万里长城。从此以后,匈奴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,利用诸侯国间的空隙入侵中原。

就当匈奴面临灭顶之灾时,第一代草原雄主——冒顿单于站了出来。他利用秦末战乱,秦朝无力北顾之际,东征西讨,陆续歼灭了丁零、东胡、娄烦、大月氏,降服了西域36国以及乌孙,成为第一个大一统的游牧政权。

秦朝灭亡后,汉朝继之建立。由于饱经战乱,汉朝国力贫弱,无力与强大的匈奴对抗。为了消弭战争,汉朝被迫与匈奴实行和亲政策。然而这种屈辱性的政策,不过是一场复仇战争的前奏。

经过文景之治的积累,汉武帝终于与匈奴有了一战之力。在他的指挥下,卫青、霍去病率领骑兵直击漠北,总计歼灭了20万匈奴骑兵。从此以后,匈奴一蹶不振,无法与汉朝争锋。

汉宣帝年间,匈奴在天灾和汉朝、西域、乌桓、鲜卑等国的攻击下崩溃,分裂为五个部落。为了彻底降服匈奴,汉朝决定扶植最弱的呼韩邪单于。在汉朝的帮助下,呼韩邪单于统一匈奴,成为汉朝属下的单于。从此时起,匈奴第一次成为汉朝的属臣,接受汉朝的印绶和册封。

汉朝末年,王莽篡位。王莽一贯仇视胡人,毫无理由地挑衅匈奴,最终导致匈奴和汉朝宗藩关系的破裂。匈奴人以“恢复汉朝”为由,向新莽政权全面开战,还扶植了伪汉帝——卢芳。试图利用傀儡卢芳入主中原。

然而当汉光武帝刘秀建立东汉王朝后,匈奴称霸中原的妄想终于化为泡影。在东汉的分化瓦解之下,匈奴又分裂为北匈奴和南匈奴。其中,南匈奴入驻我国并州(今山西)地区,正式成为中国的一个少数民族。

公元91年,汉大将军窦宪率汉军和南匈奴骑兵出塞,袭击北匈奴单于的驻牧之处,总计俘虏40余万人,北匈奴单于只能率领残部逃亡西方,从此不见踪影。北匈奴灭亡后,汉朝将南匈奴强留在中国,让他们继续当华夏的廉价骑兵。而留在漠北的十余万匈奴百姓,被西进的鲜卑人统治,逐步被同化。

在汉地,南匈奴人逐步汉化,开始以农耕为生,样貌已经与普通汉人无异。而匈奴上层,也就是匈奴王族也改了姓氏。原本匈奴单于姓挛鞮,他们为了附会汉朝,皆改姓为刘。而在表面上,这些匈奴人也学习儒学,几乎完全被汉化。其中,大贵族刘渊更是有“匈奴名士”之称,为魏晋世家所尊敬。

然而南匈奴只是表面被汉化,还没有真正成为汉人,而这也为后来的五胡乱华埋下了祸根。公元304年,刘渊背叛西晋,建立了前汉政权。南匈奴骑兵席卷中原,最终灭亡了西晋,中原陷入一片战乱之中。

然而匈奴人的霸业并没有持续多久,石勒的羯族后来居上,匈奴人与汉人一样,同时沦为被压迫的对象。从此以后,匈奴人在中国的存在感开变得越来越低。公元431年,最后一个匈奴政权——赫连夏,被北魏所灭。随着匈奴政权的灭绝,匈奴人逐渐融入汉族和鲜卑人之中。隋朝时,鲜卑人也融入了汉族。由此分离了2000多年,匈奴人重新融入中国人,他们的血脉一直流传到了今天。

有人说,如今的匈牙利人也是匈奴后裔。而实际情况并不是,如今考古已经证明,匈人和匈奴人在血缘上没有亲近关系,而且匈奴的文化水准要比匈人高很多。至于匈牙利的主体民族,更是来自于中亚的马扎尔人,和匈奴人一点关系也没有。

如今,仍有许多匈奴的后裔生活在山西等地,而他们的相貌、相貌、语言早已与汉人无异。值得一提的是,姓刘的匈奴后裔最多,而谁又知道,他们之中大多数曾经是姓挛鞮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