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窗敲雨出于好奇,我曾经用胰岛素注射笔给自己扎过一针(当然,没有真的推药)。捏起皮肤,扎进针头,这并没有那么困难,疼痛程度也完全在可接受的范围内。但一想到这种治疗要经年累月地进行,每天都要打上好...

在经历又一次被驱逐后,春丽下决心离开成亲六年的丈夫蒋豹。蒋豹在外面有人了,九头牛也拉不回,他甚至当着春丽的面把那个女人带回家过夜。令春丽更无地自容的是,那个女人将以蒋豹干妹妹的名义住进家里。那天黄昏...